有个香蕉图标app

冯志龙继续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做好自己该做的。

实在不行了,就安安心心的去做他的老婆好啦,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那她过的也就太失败了。

至于你说的想要拥有站在他旁边的资格,那不是别人说的,不是东篱说的,只要他认可你,你什么样子站在他身边,他都开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唐开心努力的重重的点点头。

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些道理呢?但是就是因为明白这些道理,所以,才想让自己更加美好,才能配得上他的这份喜欢。

“小叔,你下任务吧!

我保证全力以赴的完成。”

大家都像上紧了发条,努力地加快了动作。

日子飞快,一年就这样揭过去了。

在声势浩荡的宣传之下,《情殇》在新年第一天的时候正式上映了。

原本,这部电影属于小成本,演员也不是太有知名度,之前的关注度也不够太高,电影的内容也没有太多的新意,所以公司不过是给新人们一个出头的机会,增加他们的阅历。

谁知道,到现在却演变成安娱传媒集团新年第一炮了,竟然院线遍及了整个五级文明以上的星系。

湿身的一夏

要知道不管是什么年代,新年的这一场没有硝烟的娱乐之战都是生死之战,更是荣耀之战。

《情殇》在第一天的拍片率并不是太高,但是满座率一直都很高,今年三天的电影票都售光了。

光是这三天的票房就足够《情殇》收回他的投资了。

但是,现在安娱传媒对这部电影的期望远不止于此,隐隐有想让这部电影冲进星际电影同年票房排行榜前一百名。

要知道这个是在整个星际数以万计的电影中脱颖而出,所以只是进前一百名,也是十分厉害的成绩啦!

新年第一天这部电影上映之后的评论,将会严重影响到之后的票房收入。

唐开心跟家人拜完年,就开始不停地在星网上刷新评论区了。

没办法,太紧张,也太期待了。

她一边刷着网,一边跟安东篱拜着年:“小哥新年好!

今天有收红包吗?”

安东篱好笑地回道:“什么红包压岁钱呀?也不看看我现在都多大了。

我给别人发红包倒是真的。”

唐开心立刻笑嘻嘻的捧场道:“小哥发红包吗?我有没有份?”

安东篱故作高深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说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所以就不跟我要红包了。”

唐开心恍然大悟,右拳锤了一下左手掌:“就是啊!

我怎么就忘记这个理了呢!”

安东篱宠溺地说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唐开心决心要把这个胖喘的更大一些:“要不然,我给你发个红包吧。

不说你的都是我的,你都是一个穷人了,就说,我今天可是有钱人,好奇已经在外面转了一圈,收的红包都会手软了。”

安东篱:“有那么厉害吗?我看看你的收入。”

两个人看起了唐开心的红包收入明细。

唐开心觉得安东篱不可能一个红包都没有,硬是让他把明细给看一下。

看完之后,唐开心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这人明明说自己不收红包了,可是看看那红包的数量,一个就顶上她的一半收入了。

简直是人比人,气死人。

安东篱忙安抚道:“这些红包跟家人的红包都不一样,是一些商业性质的礼尚往来。

你不用太在意的。

要不然,我把这些红包都给你转过去吧,这样你不是就比我有钱了吗?”

唐开心立刻又原地复活:“反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那些红包,就先在你那里存一下吧。”

红包话题到此为止,安东篱换了一个更关心的话题:“对了,你看了自己的新电影没有?”

唐开心吐吐舌头:“我不敢看,总觉得怪怪的。”

安东篱欣慰地说道:“电影一制作出来我就看过了,而且看过了很多遍。

开心,你天生就是当演员的料。

明明我们所有人想象的都要优秀很多,我甚至在电影中都有所顿悟,感觉到很多精神力修炼上的不一样的东西。”

唐开心有些不好意思地扭捏道:“有这么厉害吗?那我可就好奇了,抽空一定要去看一看。”

安东篱:“所以,你不用一直绷着脸那么紧张了,这部电影一定不会让所有人失望的。

你现在再刷一下星网,第一批观影的观众已经出来了,评论区已经有了新的内容,很多人都在公司的官方网站上留言了。”

唐开心立刻手忙脚乱地开始翻屏幕:“真的吗?这么快?那我可要好好去看看。”

两人闲聊着,唐开心就听到安东篱那边的通话里有人在叫他。

安东篱匆匆跟她道别,就挂了电话。

唐开心不知道能够随便进入安东篱的房间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少之又少,其中就有他的父母。

很不巧,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安东篱在家休息,全家人都在。

安东篱一直窝在房间里聊天没有出来,他的妈妈就好奇了,拉着他爸爸一起上来,想看看能不能抓个现行。

还真让他们发现了,安东篱竟然跟一个女孩儿在说话,语气还特别的亲密,跟他平时那副千年冰脸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这是不是说,安东篱这边有情况了?

真的铁树开花了吗?

安东篱的妈妈叶长青挠心挠肺,特别想一探究竟。

可是安东篱近些年来的道行越来越深,她旁听侧敲了半天,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听出来。

最后恼羞成怒的跟他摊牌道:“臭小子,你要是不跟我说老实话,小心日后需要你老妈帮忙的时候,我给你使绊子,给你未来的老婆立规矩,让她还没有嫁进来就给吓跑了!”

安东篱扶额:“老妈,你是诚心不想让我早点成家吗?”

叶长青立马换上了良师益友的良好态度:“我这不是想着多帮你一下吗?

人家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说不定追女孩子上面,我就可以当你的老师呢,毕竟我也是女人,对女孩子的心里,要比你这个男人懂很多。”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