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滴滴事件

() “莉雅大人。”

纵马疾驰,一路回到黑石堡,来到猎手的房门外,负责警戒的卫士,恭恭敬敬的行礼。

“她醒着吗?”

“醒着的。”那卫士的表情怪异:“正在吃东西。”

“是莉雅吗?”

猎手的听觉极其灵敏,莉雅整了整斗篷推门减去,光线略显昏暗的房间里,猎手坐在桌边,手里拎着一大块咸肉,正在用力的撕咬着,吃相极为粗犷豪放。

“你好些了吗?”莉雅微笑了一下,顺手将门关上。

“吃了些东西,好多了。”猎手咀嚼着满嘴的肉丝,见莉雅那双眼睛看着她,忍不住畅快笑道:“别笑话我。在斗兽场的时候,要是抢的慢,吃的慢,会饿死的。”

“没关系的。”莉雅摇摇头:“我是在看你的气色,的确红润了一些。唔,吃吧,尽管吃。”

“呼……”猎手把肉咽下去,又端起大酒杯灌了口葡萄酒,抹抹嘴巴,打了个饱嗝:“好久没喝到酒了,还真是想念啊。”

“这些葡萄酒都有些发酸了。”莉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没有葡萄酒庄园,这些储存的时间有点儿长了。”

“谢谢你,莉雅。这已经很好了。”猎手脸上挂着苦涩:“以前只有胜利的时候,才能喝到葡萄酒和麦酒。口感比这还要差,但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莉雅正在思索如何挽留她,猎手却忽然站起来,展颜一笑:“我要走了,莉雅。”

“走?去哪里?”莉雅心里一惊。

“丛林,丛林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猎手努努嘴,顺手扯了根麻绳,将满头绿发草草的束在脑后,显得十分潇洒:“城堡不适合我,房间也不适合我。这总让我想起斗兽场的牢房。”

“我的复仇还没有结束。”猎手从靴子里抽出匕首,用布擦了擦,重新塞进去,头也不抬,语气低沉:“科里森只是其中之一。要不是那位公主坏了我的事情,我可以趁着骚乱再除掉两个人。”

“整个深水城恐怕都在通缉你。”

“是的,我明白。但我可以等,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我有的是时间。”猎手的话听起来毫无波澜,但其中蕴含的决心却十分坚定。

“恐怕有点麻烦。”莉雅苦笑着摇摇头:“当然,我不是阻拦你的意思。只是,丛林现在是个危险的地方,兽人如你所言,开始出现了。就在几天前,我们遭遇了三个兽人斥候。”

“三个?”猎手对于兽人战士的战斗力再了解不过了,终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们死了多少人?”

“一个农夫。”

“呼,那损失还不算太大。”猎手轻轻咧嘴,露出锋利的虎牙:“这个倒霉蛋的运气还真是不好啊。”

“的确不好。”莉雅并没有透露她们击杀了三个兽人:“你打算去哪里?”

“无所谓。”猎手耸耸肩膀,完成了复仇的她,显得很是豁达:“我喜欢待在丛林里的感觉而已。无拘无束的自由才是最棒的,我——永不为奴!”

洒脱不羁,淳朴天然,毫不做作,一如莉雅的印象中,那头漂亮的充满力量感的丛林黑豹。但她可不傻,相反有些聪明,点明了功名利禄的囚笼是拴不住她的,不会向任何人效忠。

“嗯。”莉雅沉思了一下:“冬季马上就要来临了,我想,或许你可以多待一些时间。说不定,我们会比你还先一步,和深水城的贵族们撕破脸皮。”

“你不也是贵族吗?”猎手觉得很是奇怪:“据我所知,你是向他效忠的领主吧?这可是背叛。”

“我们别无退路。”莉雅幽幽的叹了口气,从黑石堡决定不向锡兰公爵缴纳税赋开始,她们就已经选择了背叛的道路。

“我们烧掉了黑林城堡,杀掉了波尔杜特。”

既然功名利禄留不住猎手,那么或许共同的敌人,会让她动心,毕竟以一己之力对抗深水城的贵族,难度实在太大。

“波尔杜特?”

“就是前几天在半路截停我们,要求我前往道谈镇的家伙——执政官大人。”

猎手哈哈一笑:“你们的胆量可真不小,不过,我喜欢。所以,你们现在已经是背叛者了,对吗?”

“可以这么说。”莉雅坦然的点点头:“我的父亲就是锡兰公爵设计而死,我只是侥幸逃过一劫。”

“杀父之仇吗?”猎手似乎想起了她的父亲,表情阴郁下来:“这些贵族们,冷血卑劣,连丛林的野兽都不如。哦,抱歉,并不包括你。”

“没关系。”莉雅摆摆手,露出愁苦的表情:“但我们现在的力量很弱小,而且还有兽人的威胁。我们唯一希望的,就是熬过这个冬季。”

大大咧咧的猎手,并不是傻瓜,听出了莉雅的言外之意,表情有些沉默,似乎正在做着选择。

良久之后,猎手缓缓抬起头来,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眸子闪烁着亮光:“所以,莉雅,你想让我做什么?”

“不,并不需要你做什么。”莉雅摇头一笑:“只是想让你多留一些时间,嗯,我们有一位强大的战士,但她的战斗技巧有些欠缺。”

“你想让我教她?”猎手忽然笑了起来:“莉雅,这恐怕做不到。我所学的一切技巧,都基于我的身体,就算教给普通人,恐怕……”

猎手就是为了战斗而诞生的,她掌握的战斗技巧,一切都基于她强大的力量和惊人的敏捷度,普通人就算学会了,也是花架子。

紧跟着莉雅也笑了起来:“原谅我的冒犯,你未必是她的对手。”

这一下轮到猎手愕然了,好一会儿才困惑道:“既然我不是她的对手,又有什么可以传授给她的呢?”

“技巧!”莉雅加重了语气:“她的强大,只是因为自身的强大。但在战斗经验方面,完是个新手,而你,则是真正的身经百战的斗士。”

“新手?”猎手终于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她的确厌恶战斗,但那是在斗兽场中,像围观的野兽一样,那让她有种受到侮辱的感觉。但实际上,兽人骨子里的好战印刻在她的血脉中,永远都无法抹除。

一个能击败自己的新手?

听起来有些可笑。

但莉雅可不像是擅长撒谎的人。

这让猎手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好胜心升腾起来。

“是的,新手。”莉雅从她的表情中判断出来,她动心了,不管是处于情意,还是处于好奇心:“当然,我们不会免费让你当她的教官。一批货物正在运来的途中,其中就有今天秋天,新酿的葡萄酒。”

“莉雅,你在说什么呀。”猎手有些憨憨的挠了挠头,打着哈哈笑道:“我才不是什么在乎报酬的家伙呢。呃……你说,是新酿的葡萄酒,对吧?”

见到猎手如此率真可爱的一面,莉雅强忍着内心的笑意点着头:“是的,深水城的佳酿。还有擅长酿造麦酒的酿酒师,也在来的途中。我们黑石堡今年获得了丰收,大麦很充裕哦。”

“莉雅,我真的不是在乎报酬的家伙呢。”看见莉雅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猎手连忙坐直了身子,轻咳一声掩饰着尴尬:“我只是想看看,什么新手,能够把我击败。”

“你喜欢丛林的感觉,我们可以为你搭建一座舒适的小屋。黑石堡会定期给你提供食物和酒。你所要做的,就是当一个老师。”

猎手舔了舔嘴唇:“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