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上有个香蕉得app是什么

但,若是神州祖地被人奴役···

若是消息传出,那些猛人,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只不过在那之前,自己估摸着,已经被那个所谓的主子的给弄死了,与此同时。

自己所瞧见的这些好苗子,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如何抉择?

“还不速速退开?”

就在叶倾城沉吟之时,那位小白脸面首却是突然起身,来到四名女太监身前,训斥道:“当我家主子不存在不成?”

“聒噪!”

叶倾城顿时怒而皱眉,挥手间狂风大作,数把飞剑冲天而起!

你一个区区面首,也敢对我吆五喝六?!

是!

我的天赋的确不好,足足数千年岁月,都还未曾修炼到大乘期,仙台?更是恐怕这一生都无望了。

红衣古装美女雪地里绽放

但我终究也是靠自身一步一个脚印,修炼至今!

你一个区区面首,背靠大树,都仅仅只是元婴期,且一身本源无比虚浮,一看便是被采补过渡的存在,也敢如此训斥于我?

你家主子很厉害么?!

是,我必然是不如她。

但我泱泱神州那些猛人,何曾怕过?!

有他们在,我神州便永不会彻底沉沦,既如此,我又如何需要纠结,如何需要迟疑?!

斩你等如屠狗!

轰!

叶倾城在这一刻真正爆发,渡劫···圆满!!!

她的心境在这一刻竟是突破了,更上一层楼,直接触及到渡劫期最后的层次,此时此刻,只要她想,随时都能引动天劫。

若是度过,便可直达大乘,成为大乘期修士!

但此刻,时机显然是不合适的。

虽然之前自己已经做了诸多准备,但此时此刻,当然是要先将这几人斩杀才是!

撕拉!

六把飞剑有条不紊,在长空中组成阵法,绚烂而瑰丽,但却带着死神一般的压迫性,呼啸而至。

当!

那飞舟震动? 有阵法被激发而出? 但纵然挡住了第一波攻势? 却也是疯狂摇晃? 无数阵纹浮现,有些难以为继。

这一刻,那面首懵了。

“你怎么敢?!”

“你可知我家主人是天枢星域邀月宫主?!”

邀月宫主?!

叶倾城陡然一惊,飞剑也因此而慢了半拍。

见她如此,面首顿时放下心来,冷笑道:“知道怕了?!莫说你区区渡劫? 纵是仙台一二阶的修士? 面对我家主子? 也得跪下臣服!”

“此刻,速速束手就擒,并自斩,当我的贴身侍从? 我倒是可以饶过你!”

四名女太监也是在一旁帮腔道:“念你修行不易? 莫要自误!”

“···”

李白与木婉清有些紧张的飞在一旁,不敢靠近,同时也万分焦急···

邀月宫主是谁?

不知道啊!

他们自然不会认识? 但是听这名头就知道很响? 而且必然不是绝代双骄中的那个邀月宫主,而是某个修真界的大能!

看样子···

就是叶倾城前辈,也万分忌惮。

这,如何选择?

“前辈。”木婉清忍不住开口,有些不忍。

“无需多言。”

叶倾城在此刻,却是沉底淡定下来,飞剑漂浮与空中,组成**之阵,疯狂蓄势!

“你当真要寻思不成?!”

这一刻,四名女太监纷纷催动法宝,面色微变。

真要打起来···

她们不是对手!

而此刻看上去,眼前这名道姑像是要发疯了?!

“你怎么敢?”

小白脸面首则怒斥道:“我给你这个机会,莫要给脸不要脸,此刻不要,便没有之后!”

“呵···”

叶倾城轻笑一声,目光幽幽,看向无垠宇宙、星辰牧野。

“我啊···”

“这一生,都未曾有什么成就,天赋也不好,恐怕这一生都难登临仙台之境。”

“但我这一生,却也从妥协过。”

“曾经。”

她的目光更为悠远,忆起曾经。

“曾经啊,我不过区区元婴,仇敌却是炼虚。”

“无数次死里逃生,无数次让我屈服,但我何曾怕过半点?左右不过是拼而已。”

“现在,他坟头的草都已经不知换了多少岔,我却还活着···”

“愚蠢!”

那面首上蹿下跳,嗤笑连连:“元婴与炼虚之间的差距算的了什么?你可知何为仙台?!”

“登仙台阶,一步便是天壤之别,何况我家主子的手下,都有十余名仙台修士!你胆敢如此挑衅我家主子,便是取死有道,必死无疑!”

“那又如何?”

叶倾城目光收回,淡然直视。

此言一出,听的众人一愣,那小白脸张了张嘴,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同时,有些懵逼。

我特娘的在威胁你啊!

在威胁你还敢出手就必死无疑,我家主子会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你,你怎么都逃不掉,天生地下都没有你的藏身之地啊!

你这么淡定的问我那又如何?!

卧槽!

该不会是个疯子吧?

不怕死的那种?

“我且问你,那又如何?!”

叶倾城开口,组成**之阵剑势在这一刻也已经积蓄到巅峰,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不过是死而已!

叶倾城心中一片平静。

身死道消,又有何惧?!

足有我天赋也不好,此生难登仙台,莫说是仙台,就是大乘···也很可能死在渡劫途中。

既如此,我怕什么?!

何况我这一生都未曾受过此等屈辱,你一个面首,也敢在我面前吆五喝六,甚至让我去做那女太监?

你算什么?

倒不如随心随遇一把、心猿意马一把!

斩了你等,也算是为我神州祖地做一场贡献!

杀了这四个渡劫期修士,祖地的灵气,便会浓郁到足够催生出分神初期乃至中期的阶段。

这一波,不亏!

叶倾城心中,已然做出决定。

嗡!

剑阵发动。

一击而已,飞舟守护阵法彻底告破!

“不好!”

“保护公子!”

“这贱婢疯了!”

四名女太监大惊,却也是在第一时间飞出,她们修有合击之法,虽然都是渡劫初期修士,但一起出手时,却也十分厉害,风起云涌、遮天蔽日!

然而,此刻的叶倾城没有半点留手,渡劫大圆满的战力,可并非她们能比!

血战之下,那四女哪怕拼了性命,也只是逼的叶倾城吐了几口鲜血而已。

连精血都不是!

至于那面首···

自然是在疯狂逃窜。

然而,逃得掉么?

接连两次瞬移,那面首愕然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陆地之上,前方,那个女道姑及其两个‘跟班’仍在。

“你敢?!”

面首有些慌了,却依旧嘴硬:“我是邀月宫主最为宠爱的面首,你敢动我,必死无疑!”

“不仅仅是你,与你相关的所有人都要死!”

“而且是形神俱灭,永不超生!”

周围,有人围了过来。

紫竹在风中摇曳。

金如玉挑眉:“邀月宫主?”

秦雅抱着膀子:“那是谁?”

史文珂咂舌:“面首?!还真有这种东西?修真界可真乱。”

王东则是冷哼一声:“我们好怕呀!而且,我看那什么邀月宫主,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首先,眼神就不好使!”

吴国栋眨眼:“你咋看出来的?”

王东嗤笑:“这不明白这么?你看这小白脸,细胳膊细腿儿的,跟个女人一样,一点男人味儿都没有,莫说咱校长了,连我都是远远不如啊!”

“什么样的女人,能把这样的人当成面首?”

吴国栋一愣。

接着,所有人都深以为然的点头:“有道理!”

小白脸:“···”

这他妈全都是疯子吧?!

邀月宫主啊!

大魔头啊!!!

无数男女闻风丧胆的存在啊!女的怕被杀,男的怕被采阴补阳直接吸死,你们特娘的这么淡定,甚至还敢说她的坏话?

“你们···”

等等!

小白脸突然反应过来。

卧槽!

他们该不会都不知道邀月宫主是谁吧?

是了,这个星球才刚刚灵气复苏,之前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过修士了,何况此地离天枢星域十分遥远,他们哪里会知道天枢星域的事儿?

他们不知道,就算我威胁一千遍一万遍,有个屁用?

这不是挖坑给自己跳,生怕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禁声!”

他面色骤变,而后道:“罢了,我观你等修行不易,死了怪可惜的。”

“所以,我改主意了,不要你们死,但你们也不要胡言乱语,邀月宫主厉害的很,哪怕是相隔无数星里,她都能感知到有人诵她之名。”

“你们说她坏话,若是她正好空闲,感知到了,纵是我不开口,你们也难逃一死!”

小白脸觉着自己挺聪明。

你们不知道我家主子多厉害,那我告诉你们总行了吧?

看你们不害怕?

刘刚张了张嘴,有些惊讶:“这么厉害的嘛?”

而李白与木婉清则看向叶倾城。

周娜、老陈头、张元、袁老爷子等老师纷纷皱眉。

“差不多。”

叶倾城平静道:“传说,仙台三阶之后,心神可通灵,仙台六阶之后,更是可以相隔无尽遥远距离,感知到他人诵自己之名!”

“不过,邀月宫主应当并未到仙台六阶之境,传说中,应该是在仙台四阶到五阶之间。而且是个大魔头,杀人不眨眼对她而言都是小儿科。”

“卧槽?”

“这么强?”

众人皆惊。

小白脸也惊了:“你···你知道???”

“你知道还敢?”

话到嘴边,有些说不出来了。

知道还敢动手,摆明是不想活了啊,也就是说,自己今天必死?!

“这位···”

“前辈,方才我是多喝了几口马尿,有些糊涂了,您全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回去之后,我定不对我家主子提起今日之事,您···”

“你认为,可能么?”

叶倾城闭上双目,感受着灵雨冲刷,感受着周围的灵气,乃至整个神州的灵气都在飞速提升,淡淡道:“受死。”

撕拉!

剑光闪过。

小白脸面色巨变:“饶了我···”

噗!

蓬!

小白脸的求饶都来不及说完,便被剑过刺穿,接着轰然炸开,化作一团血雾,接着随风吹散。

哗啦!

海面上,有面相狰狞的鱼儿破水而出,争夺血雾···

“前辈,我们···”

李白正要开口,却见叶倾城抬手制止。

嗡。

那片血雾即将散去时,突然间,有光芒闪烁,而后凝聚成一面虚空之镜。

镜中,有人影浮现。

那是一个女人的上半身。

她身着古装,布料却极少,那深深的事业线有人眼球,殷红的嘴唇如鲜血般艳丽。

其面孔如魔鬼般妖艳。

此刻,她单手托腮,不知相隔多远的距离遥遥看来,目中有冷意闪烁:“无名小卒,也敢杀本宫面首?”

她开口,声音传遍大半个星域依旧震耳欲聋。

“你等可知,他是本宫近年来最宠爱的面首?”

“罢了,量你等也不知。”

她不再托腮,直起身来:“一个面首,对本宫而言算不得什么,但你们,又是什么东西?”

轰!!!

海面之上,突然狂风大作!

紫竹岛中,所有阵法在这一刻自行激活,老陈头呕心沥血与张元合作布下的阵法,几乎尽皆崩溃!

“邀月宫主。”

叶倾城以自身修为护住紫竹岛,这才缓缓开口:“人是我杀的,但神州祖地,你动不得。”

“喔?”

镜面中,邀月宫主哈哈一笑,胸前的规模随着笑声而动,但···

此刻,却无人有心思扑在这方面。

“就凭你?”

“···”

叶倾城面色发沉。

紫竹学府众人更是难以开口。

对方的气势太强了。

且不仅仅是气势而已,还有着恐怖的威压!

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存在,能相隔如此遥远的距离,降下这等威能?!

就在此刻。

一名身着黄袍,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高贵气息的女子,一步步自宇宙深处而来。

她先是深深看了天穹中的昆仑一眼,接着,又瞥向地球、紫竹岛方向。

“邀月?”

下一刻,她取出一块传音玉符。

“上官。”

“替我做件事···”

······

刷!

话音落下,黄袍女子瞬间消失。

与此同时,紫竹岛。

狂风呼啸,邀月宫主相隔不知多远的提问,让叶倾城一时之间难以回答。

然而,也仅仅只是沉默了一息而已。

“加上朕···不,加上我,如何?”

叶倾城一惊,刹那间毛骨悚然,就连一身真元都随之剧烈震荡,像是有些控制不住的紊乱了!

“我去?”

“这位是???”

“哪里冒出来的?”

学生们错愕不已。

不知何时,天穹之上的狂风已经平息,就连海面上,也是风平浪静。

这一切,都只因他们身前,出现了一个黄袍女子!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哪怕只是背影,都足以让所有紫竹学府之人不敢直视。

太高贵了。

宛若她就是天上地下的唯一,她所在之处,莫有人胆敢直视。

“您,您是?!”

叶倾城张了张嘴,激动不已。

对紫竹学府的‘小修士’们而言,只会觉得眼前的黄袍女子牛逼,但是对叶倾城这种‘大修士’来说···

这特娘的可太牛逼了!

简直就是厉害到极点!

自己身为渡劫期修士,都不知道她从哪里冒出来、如何冒出来的,这说明什么?

至少是仙台之上啊!

“无妨。”

黄袍女子未曾回头,淡淡回应后,似笑非笑看向那虚空镜面中的邀月宫主。

“邀月,你倒是说说。”

“凭我,够么?”

“···”

上一秒还无比张扬、猖狂、不将所有人放在眼中的邀月宫主顿时懵了。

她张着红唇,眼角抽搐,一时间竟无语凝噎。

“武···武皇?”

“你为何···”

“武皇说笑了,若是早知此事与你有关···”

“一个面首而已,杀得好,杀的妙,他早就该死了,劳烦那位紫衣妹纸出手了,真是抱歉。”

“额,呵呵···若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宫里还有些事···”

怂了?!

李白、老陈头、周娜等人尽皆大张着嘴,难以置信。

仙台四五阶的魔头,认怂了?!

这···这位又是谁啊这?!

殊不知,此刻的邀月宫主岂止是认怂?

她心中,早已不知将那个小白脸骂了多少次。

你他娘的死就死吧,干嘛要死在这些人手中?!武皇啊!那特娘的可是武皇!

短短一千多年时间,便疯狂崛起,杀到无数人胆寒,杀到那些个名门望族都瑟瑟发抖,因有人垂涎她的美貌,要拿她当炉鼎而一己之力横扫七姓十三族、打到圣地都集体失声的超级猛人啊!

你**干嘛招惹与她有关得人?

想我死么?!

她邀月宫主是厉害,且凶名在外。

但是这位一比,不过是皓月与萤火之辉罢了。

敢不认怂?!

“谁与你说笑?”

黄袍女子淡然道:“此地,由我坐镇,你可不服?”

“心服口服。”

原本狂妄无比的邀月宫主在这一刻点头如捣蒜:“武皇您哪儿的话?”

“哦~”

黄袍女子轻轻点头:“既如此,你逃吧。”

“啊?”

邀月宫主一愣,随即面色狂变,刹那间惊慌失措。

神识感知中,有一人,一击而已,轰破护宫阵法,喋血万千!

xiazaitxt